快乐8官网不见了

“市民對話一把手”:市水務局、豐臺區談“打好碧水攻堅戰”

來源:首都之窗時間: 2019年01月17日

  訪談時間:2019年1月16日
  訪談嘉賓:
  潘安君 北京市水務局局長
  王力軍 北京市豐臺區區長 
  簡介:本期兩位嘉賓將在節目中就北京市水務局在保障今年城市供水、豐臺區在河道水環境治理等方面內容與大家進行互動交流。

  

  主持人(國培源):各位聽友、各位觀眾、各位網友:您現在正在收聽收看的是“市民對話一把手”系列直播訪談節目,我是北京廣播電視臺主持人國培源。此次節目,為大家搭建的是全媒體的傳播平臺,您可以通過北京城市廣播、BTV新聞頻道、首都之窗、北京時間、千龍網、北京發布、北京電臺官方客戶端“聽聽FM”實時收聽收看我們的節目,同時也歡迎和“一把手”進行現場互動。這一階段互動的主題是聚焦生態保護,來到演播室作客的“一把手”是北京市水務局局長潘安君,豐臺區區長王力軍。兩位將就水務工作進行互動。 
  潘安君:主持人好,王區長好,各位聽眾,各位觀眾,各位網友晚上好,很高興和大家在這個演播室交流水務工作。 
  王力軍:主持人好,潘局長好,各位聽眾,各位觀眾,各位網友好,很高興和大家聊一聊“碧水攻堅戰”的話題。 
  主持人:說到碧水離我們更近,無時無刻離不開水。節目一發布,在首都之窗和千龍網征集了意見,到1月16日有16萬人次參與,市民關心的問題是喝水、游水、防水、節水,最關心的是喝水問題,請潘局首先講一講北京市的喝水安全是怎么保障的? 
  潘安君:水是民生的重要資源,我們的水務工作都是民生工作的一部分。市民的喝水問題是我們的頭等大事,無論我們是從事水資源調度、配置,水環境治理,包括防汛抗旱等工作,都和民生息息相關。 
  供水問題是一個系統工程,從水源就要保障好。北京的水資源保障是非常高標準的,我們所有的地表水是封閉管理的,南水北調1200多公里也是全封閉運輸,對地下水嚴格管控。 
  第二個環節是自來水廠,生產工藝也是全世界先進的工藝,針對不同水源有不同的工藝。在水的生產過程中有嚴格的質量控制,同時我們建立了三級水質的監控系統。首先是自來水廠在生產環節要嚴格監測,達到標準才能輸送到配水里面去。作為行業管理部門,每年對全市的自來水廠進行兩次監督性檢查監測,委托第三方進行盲樣監測。第三是各級衛生監督部門不定期抽查,發現問題要求整改。督察、監察包括小區里面的二次供水的監督檢查。 
  在供水環節還有一個輸配水的過程。水廠再好的水怎么保障安全輸送到千家萬戶,管網的安全非常重要。南水北調到京之前,我們針對南水北調的水質變化進行管網改造,去年又改造了300多公里,北京的輸配水管理安全是有保障的。 
  最后一個環節是“最后一公里”的問題。的確,北京小區內部的管網和自備井小區在供水環節還是有一些安全隱患的。這幾年持續加大了管網改造的力度,自備井置換的力度。去年我們改造了將近680多家小區、單位,包括自備井置換和老舊小區的管網改造。 
  我今天帶來一個小圖板,給大家說明一下去年我們改造的有關內容。深色的部分是2018年已經改造完成的,2019年要改造的是淺綠色的部分,今年我們要改造600多處,還要讓近80萬人喝上更加放心的水。在城市化地區是采取這樣一些措施來保障供水安全。北京的農村供水安全問題也是我們關注的一個重點區域。 
  主持人:潘局的介紹很全面,接下來請王區長講一講具體到豐臺區是怎么保證市民喝上水,喝好水的? 
  王力軍:供水關系到千家萬戶,我們的目標是讓群眾喝得上水,喝得放心。豐臺區90%以上的老百姓喝的是自來水,但是8%左右的老百姓靠自備井飲水,主要集中在河西地區。豐臺以永定河為界,分河東、河西。河西納入市政的大供水線,在市自來水集團的支持下,對河西的供水要建兩個水廠,一個是今年開工,一個是今年主體完工,這兩個水廠建成之后,河西地區都能供上自來水,豐臺區將基本實現市政自來水全覆蓋。 
  讓老百姓喝得放心,主要是要采取一系列的監管措施,加強水監管,我們加強對供水企業的監管,對出水的品質進行檢測,確保達到飲用水標準。我們的工作很努力,但是和老百姓對美好生活向往還有一定差距。比如說去年夏天一些老舊小區的水發黃,我們認真查找原因,發現主要是管線老化,我們也積極采取措施推動解決。比如說新華街五里,產權單位是北京鐵路局,我們協調鐵路局出資,自來水集團支持,把小區管線全部更換,徹底解決了水黃的問題。 
  我們今年還要加大這項工作的力度,同時也向各個產權單位呼吁,和我們一起努力,為豐臺區老百姓喝上放心的水共同做工作。 
  主持人:謝謝兩位,兩位有備而來,有非常全面的數字也有具體小區的個案,感覺北京的供水是安全的,可以這么理解吧。 
  潘安君:沒有問題。 
  主持人:我們通過一組大數據了解一下,北京市2018年為了讓市民喝上放心水做了哪些工作。 
  (播放現場VCR)  
  主持人:我看過片子后感覺北京的水源分為三部分,地表水、地下水和南水,誰是第一位? 
  潘安君:現在第一位的水就是南水北調的水,占到70%左右。 
  主持人:第二位呢? 
  潘安君:第二位是本地的地下水,第三位就是本地的地表水。 
  主持人:剛才片子里講到去年雨水很多,應該說我們自己的水儲備很大,但仍然是缺水的城市,這么多年的南水北調給北京解決了什么問題? 
  潘安君:北京總體是缺水的城市,南水北調進京之前,我們經歷了一個非常痛苦的缺水時期,我們被迫采集了地下水。南水北調從2014年12月27日進京之后,加大了輸水力度。去年全年輸水12.1億立方米,累計引進來42億立方米的水,70%用于喝水,大量壓采了地下水,也控制了地表水的輸出量。這幾年我們還利用南水北調的水向密云水庫做了補給,累計4.5億立方米。去年雨量比較多,上游來水比較多,密云水庫的蓄水量大量增加,到達25.7億立方米。進行補水使地下水有了一定的回升,南水北調不光保障了北京市民的喝水安全,同時對北京的生態安全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其中一個重要的表現就是地下水從2016年開始止跌回升,2016年回升52公分,2017年回升26公分,去年回升2米左右。我們希望這種水資源的調度、配置的格局持續鞏固住。當然小片里也說我們仍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說節約用水,把水的利用系數進一步提高,讓水資源能夠有更大的承載能力,支撐北京經濟社會更持續的發展。 
  主持人:我知道您是專家出身,庫里有水,您心中就不慌了。 
  潘安君:沒錯。 
  主持人:我知道豐臺區大面積用上南水了,您感覺居民對飲用南水北調的水反響怎樣,您自己喝的是不是也是南水? 
  王力軍:南水進京主要覆蓋了豐臺南部地區,使87萬人受益。喝上南水之后,燒水的水堿少了,水也甘甜了。所以我們覺得南水進京,對豐臺人民來講實實在在給我們送上了一個大禮包。 
  主持人:南水北調畢竟是千里轉運,水質如何保障? 
  潘安君:我們花了很大的心血,從丹江口水庫共享監測數據,水質有任何微小變化我們都能掌握,沿途的水質監測數據也能及時獲取。進入北京以后,第一道就是房山的監測站,這些數據是實時監控的。層層把關,一直到自來水廠都有監控。 
  主持人:我曾經采訪的時候了解到咱們有一個監測措施,就是養小魚。如果發生變化,小魚就不好活。 
  潘安君:對,小魚非常敏感。 
  主持人:北京市民關心的幾個涉水問題里第一個是喝水,其次是游水,也就是景觀。不單要喝得好,同時也要讓水清,讓水鳥棲息。我記得以前記者出去采訪,各地反映最多的就是水體黑臭,現在為什么變清澈了,水鳥不用遠走了,這期間發生了什么變化? 
  潘安君:北京在治理污水方面下了大工夫。2013年我市開始第一個三年治污行動計劃,到2016年6月份結束。三年間,我市城鎮地區的污水收集處理能力得到顯著提升。然后是第二個三年治污行動計劃,第一個三年治污行動計劃是解決城鎮地區污水處理能力不足的問題,第二個三年治污行動計劃就是向農村進軍,主要是為了解決城鄉接合部、水源地村莊、民俗旅游村莊的污水收集和處理問題。對于城鄉接合部地區,繼續擴大污水收集處理管網覆蓋力度,把污水收集到污水處理廠處理。對農村地區采用城帶村、鎮帶村、聯村、單村多種模式來推進農村的污水收集處理問題。第二個三年行動計劃到今年6月份又要結束了,現在已經接近尾聲。在第二個“三年”間我們又修建了一千多公里的管線,去年就修了近800公里的污水收集管線,建設了15座再生水廠,近300多個村莊的污水得到了有效的收集和處理。同時,我們在全市排查出來的141條黑臭水體中,建成區的57條、非建成區的84條都在去年完成治理,初見成效。市民感覺到北京的水在一天天變清,的確水變清了,水生態環境就逐漸恢復了。我們很多河道、湖泊逐漸變成了魚的家園、鳥的樂園、我們市民的公園。滿足了市民對親水的需求,市民愿意在河邊走,愿意看著優美的湖光山色,我們為此也在做一些改善工作。 
  過去的河道由于道路、鐵路的阻隔,在行走的連續性上存在一定的問題,很不方便。現在這些問題逐漸得到了改善。同時,我們體會到市民對河道的需求是多方面的,夏天想垂釣,冬天想滑冰。隨著冬奧會越來越近,我們發現市民對冰上運動的熱情逐漸高漲。前一段時間我們和北京市體育局以及有關區嘗試利用天然河道湖泊開辟一些滑冰的場所。 
  主持人:不擔心掉下去嗎? 
  潘安君:我們花了很多心思,將市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我們把河道運行水位降低,即便有一些閃失,也不會造成生命危險。我們嘗試開了20多塊冰面,將來還要逐漸擴大。我們也呼吁市民不要滑野冰,北京很多的河湖都有輸水的任務,有一些是再生水,水溫高,結冰也不結實。 
  主持人:還是要到市政府開放的地方去。您說的這個我特別有體會,之前我有一處房子旁邊有臭水河,我就把房子給賣了,早知道現在治理這么好,我就不賣了。接下來咱們講一講馬草河,那地方臭名昭著,現在是什么樣的,跟隨記者的鏡頭去看一看。 
  (播放現場VCR) 
  主持人:其實我也特別想問這個問題,馬草河說到底是在城區里流過,記者容易發現也容易到達。豐臺區很大,有沒有記者還沒有到的地方,但是我們的工作已經做到了,您也跟我們講一講。 
  王力軍:好,看了視頻我也很欣慰,馬草河原來一條臭水河,現在變成老百性親水近水的空間。豐臺區在2012年以前基礎設施比較差,污水管線缺失,老百姓的生活污水只能排到河道,造成河水污染,又臭又黑。在落實兩個“三年行動計劃”的過程中,豐臺區對整個水環境進行了整治,應該說目前面貌已經煥然一新。我們主要做了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近年來我們建了3座污水處理廠,鋪設了上百公里的污水管線,現在日處理污水能力達到87萬噸,相當于1.5個北海公園的蓄水量,現在的污水處理率已經提高到96%。二是對河道的污染源進行治理,要求河道沿線的污水必須收集到市政污水管線。去年我們對108個點源污染進行治理,同時把20萬噸的再生水引入河道,提升了水質,還清了河道。 
  主持人:也就是說馬草河不會再變臭了。 
  王力軍:對,我們加強了治理源頭,把截污和治污結合起來推進,對近30公里的河段進行治理,6個考核斷面穩定達標。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陳市長提出:要以“清河行動”和“清四亂”行動為抓手,加強河流綜合整治和生態修復。我們將抓好落實,把河道的截污治污、污水管線的鋪設都作為我們重要的工作,希望通過污水管線在豐臺的全覆蓋,做到污水全收集全處理。 
  在河道的治理過程中,我們把治理和防洪、蓄洪以及景觀建設結合在一起,讓老百姓在身邊家門口有一個很好的親水近水的空間。 
  關于水環境整治中的生態修復問題,我想給大家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豐臺區有一個景觀叫盧溝曉月,是燕京八景之一。但這一景觀曾經消失了30年。在永定河綜合整治過程中,豐臺區政府下大力氣進行生態修復,現在已經建成了宛平湖、曉月湖、園博湖和園博濕地,形成260公頃湖面。今天我們再到永定河、盧溝橋去,不光能看到盧溝曉月的景色,還能看到很多的水鳥,像天鵝和被稱為“鳥中熊貓”的震旦鴉雀,在這里棲息、飛翔。夕陽西下的時候,到園博湖看一看,真能感受到“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景象。 
  主持人:其他濕地公園呢? 
  王力軍:說到生態環境建設,我還想給大家介紹一下很多市民都關心的南苑森林濕地的情況。南中軸在新版城市總體規劃中被賦予了新的定位。去年豐臺區就南中軸的規劃,面向全世界進行招標,并向公眾征求意見,目前正在等待審批,其中就包括南苑森林濕地公園的規劃建設。按照目前的規劃,南二環到南五環的南中軸地區將建設成文化軸、發展軸、生態軸。其中,南三環和南四環區域將規劃建設首都商務新區。而生態軸則主要體現在南四環到南五環區域規劃建設的1.6萬畝的南苑森林濕地公園。從歷史上看,南苑地區在遼金元明清時期都曾是皇家苑囿,舉行一些軍事訓練、皇家狩獵等政治活動。當時這一地區河湖交錯,水草豐美,發揮著很好的生態功能。我們現在希望南苑能重現這種景色。我們已經恢復了9000多畝的綠化,目前正在進行補水工作,讓濕地發揮濕地的作用。建成之后,這一地區綠樹成蔭、水網交織,將成為城市南部地區的綠肺。 
  潘安君:同時為了貫徹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山西、河北等地的積極性也很高,制訂了一個永定河綜合治理的規劃,蔡書記要求北京帶好頭,治理永定河是我們北京義不容辭的責任。陳市長的政府工作報告里也提到了永定河的生態治理,今年永定河生態治理也是我們的一項主要任務。說到城里的濕地建設,除了南部有南苑的濕地公園以外,北部已經開工建設了溫榆河濕地公園。先行先試區已經在朝陽區開工建設,經過幾年建設,會形成南北兩個大肺,北京將來宜居程度會更高,市民休閑娛樂的去處也會更多。 
  主持人:兩位嘉賓給我們勾勒了近在家門口的詩和遠方,我們也要談眼前的現實。我們知道市民對涼水河提過很多的意見,也是水環境治理容易出現反復的地方,現在涼水河治理怎么樣了,讓我們跟隨記者到實地看一下。 
  (播放現場VCR) 
  主持人:記者提出了現場的問題,也請局長回答一下吧,“河長制”這個到現在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 
  潘安君:北京市河長制開始于2016年,在北京兩個區縣開展了試點。2017年市委市政府發布了全面實行河長制的工作意見,在此基礎上建立了河長制的工作機制。2018年我們初見效果。我想用一組數據跟大家報告一下工作成效。河長制全市有5900名市級、區級、鄉鎮街道級和村級社區級河長,各級河長認真履職,我們建立了履職的職責清單。特別是基層河長,去年一年巡河15萬人次,解決涉河涉湖的問題2.2萬件。鎮級河長巡河發現的問題,督促村里的解決。鎮級解決不了的問題,跨鎮的問題由區級河長解決。去年區級河長巡河1100多人次。我作為河長辦公室的主任,為各級河長做好服務、保障工作。區級河長解決鎮之間的問題700多處。特別是市級河長牽頭解決了一些流域難題以及跨區之間的問題。去年我們19位市級河長巡河63次,解決了200多個跨區的一些問題。另外,去年5月21日蔡書記、陳市長簽署了一號河長令,對河道里面的垃圾渣土問題、違章建設問題、污水排放問題集中整治。經歷7個月的治理過程,共清理垃圾渣土29萬立方米,清理拆除河道違法建設49萬平方米。應該說河長制解決了河道管理多年沒有解決的一些難題。河道的水環境狀況、景觀、效果有了明顯提升,市民滿意度也在提高。 
  同時我們注意到,市民關注到自己房前屋后的一些坑塘,農村的溝渠,馬路的邊溝缺乏系統治理,存在著盲區死角。今年我們計劃向小微水體宣戰,也要明確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建立工作標準,納入河長制的監督檢查體系和責任體系,一條溝一條溝抓,讓老百姓身邊的環境進一步得到改善。 
  主持人:我注意到片子里有穿著顏色鮮艷的巡河人員,他們是工作人員還是志愿者? 
  王力軍:他們是志愿者,主要是河周邊的居民。這些居民組織起來巡河,當“河長”。這也是豐臺區落實河長制探索的一項新機制,一種社會動員、群眾參與的共治、共建、共享的河長制新模式。比如在片子里面巡河的是右安門街道體育協會愛家護水隊的隊員,也就是我們說的當班河長。 
  主持人:什么叫當班河長? 
  王力軍:當班河長是以社會志愿組織為依托,把社工、退休老黨員、群眾代表、志愿者都吸納到這個組織當中來,大家自發參與,誰輪值誰是當班河長。這個當班河長的職責可不光是巡河,還負責這個河上以及周邊環境的一切問題。比如說河上的飄浮物他管,綠地兩邊的垃圾、共享單車的亂停亂放、亂貼小廣告等他也管。我們用鄰里守望、家園守望的理念來推進環境保護。目前豐臺區有1000多名當班河長,他們認真履行職責,發現并妥善處理了近千件問題。 
  潘安君:沒錯,豐臺創建了好經驗,北京的很多區也創建了不少的好經驗,包括朝陽區的“小河長”、延慶的“環保奶奶”。市民參與“河長制”的熱情非常高,我們為了滿足市民參與有更方便的渠道,也開發了一個手機APP,叫“北京河長”,我們在河邊也立了二維碼,發現問題可以在這里舉報,一旦接到舉報,我們就會有人去現場處置,這就是共建、共治、共享的模式。 
  王力軍:看了這個片子我覺得挺感動的。現在是隆冬季節,天這么冷,當班河長還在河道巡河,以他們平凡而堅持不懈的行動保護著河道和家園,讓我們感受到仿佛春天般的溫暖。 
  主持人:這些當班河長有工資嗎? 
  王力軍:沒有,全是志愿者。 
  主持人:其實北京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北京是一個缺水城市,節水是永遠的主體,也想請潘局長介紹一下節水的工作。 
  潘安君:北京是一個缺水城市,總書記有重要的指示,要求“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實際上北京節水工作做了一個系統的設計,首先是頂層設計,我們落實總書記提出的“以水定人,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產”的要求,北京總體規劃就是按城市四定原則來制定的。水資源是城市人口的天花板,是人口規模的上限,是城市發展的邊界線。生態紅線都是用水作為衡量指標來確定的。 
  在總體規劃的基礎上,北京在推分區規劃。我們根據分區規劃,特別是街區層面規劃和詳規,把水務要素落實到每一塊地上,把水的總量指標約束到每一塊地上。 
  第二方面是2016年北京市政府下發了一個《全面推進節水型社會建設的意見》,要創建節水型區,到去年我們已經有7個區創建成節水型區,計劃到2020年完成16個區的創建工作。 
  第三層面是創建節水型社區、單位、學校。第四層面是居民家庭的層面了,我們推廣使用節水器具,今年繼續對節水器具實施財政補貼。 
  主持人:給多少補貼? 
  潘安君:按比例來補。

訪談現場

北京市水務局局長 潘安君

北京市豐臺區區長 王力軍

主持人 國培源

快乐8官网不见了 下载app送22元彩金 娱乐公司 牌九玩法图解 网站地址链接澳门 北京pk赛车下载安装 三大小单双口诀 时时彩后二倍投稳赚 必赢客pk10软件破解 富宝彩坛网址 带二八杠的棋牌游戏